中职生升本科,职教本科比例应当再提高

 发布时间:2020/5/28 13:29:05 浏览次数:114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常委、中华职业教育社副理事长苏华说,国家对职业教育财政投入逐年加大,每年职教高考和普通高考本科招生计划的占比,应按当年职业教育毕业生和普通高中毕业生的数量之比确定。他认为,目前职教高考本科录取率远远低于普通高考本科录取率,只有逐步实现职教高考和普通高考在本科招生计划上大体相当,才能从根本上消除社会对职业教育的偏见。

“中职生升学的天花板已打通”。2014年全国职业教育大会之后,中职教育一度迎来了“职业教育的春天”。随着《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等文件的颁布,职业教育顶层设计上绘就了建立“中职—高职—本科—研究生”序列的系统完整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而《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更是明确提出:“高等职业教育规模占高等教育的一半以上,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达到一定规模。建立以提升职业能力为导向的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模式”。

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是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战略任务,是国家中长期教育规划纲要提出的要求,而现代职教体系建设的重要基础和切入点就是实施中高职衔接,中职、本科贯通,着力打通和拓宽各级各类技术技能型人才的成长空间和发展通道。2014年,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提出:2020年基本建立中国特色现代教育考试招生制度,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考试招生模式。这一系列政策的出台,让更多的人看到了职业教育“立交桥”的建立和打通,中职教育不再是“断头教育”,加上教育部当时提出“国家普通高等院校1200所学校中,将有600多所转向职业教育”强劲东风,中职生升本科被寄予厚望。正是在上述政策的推动下,不少中职学校开始大规模、理当气壮抓升学教育。

然而,在不少地方看来,2014年之后,中职生升学本科并非顺水顺风。此前,有的省份探索试行中职生对口升学、中职生单招高考,通过“文化+技能”测试,有的中职学校每年考入本科院校的成绩尚可圈可点。后来,这一优势却不再明显,中职生升本科的数据大幅跳水,不少中职学校学生升本科缩小至个位数,有的专业班级甚至“搓光头”。

近年来,每年参加中职生对口升学考试、单招高考等考试的人数在增加,而招收中职毕业生的本科院校却不断减少、专业减少、招生计划压缩。

中职学校越来越深切感受到培养一个考入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着实不容易,比普通高中培养一名考入985211重点本科院校的学生还难,更多中职生升本科的通道被堵死,升本科的希望很渺小。一些地方当初承诺“逐渐扩大招收中职毕业生的本科院校数量”、“增加高等院校招收中职毕业生的招生计划”也渐渐被人淡忘。


2019年,《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明确提出,建立“职教高考”制度。同期,在高职扩招100万人的背景下,“职教高考”被误解为中高职联袂唱戏,中职升学本科的通道进一步被挤压。

中职生升学的天花板已打通?目前看来,在政策架构上已经设计好了,但在实际中,中职升学本科仍然是“羊肠小道”。

 

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提高职业教育质量,必须要提高和发展职业教育的层次。显然,提高职教本科比例是推进现代职业教育发展的重要途径,也是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内在要求。

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构建职业教育是类型教育,必须要在职业教育的层次上予以定位,中职、高职是职业教育独特的层次,但不能将职业教育拘谨于中、高职,在更高的层次上(本科、硕士、博士),还要进一步发力和打通,否则,职业教育只在中高职圈内打转转,职业教育的地位仍然不高。

职教高考与普通高考一样具有同等功能、同等地位。但在实践中,大多数人仍然不看好职教高考。在涉及地方政府每年发的高考奖,只是象征性的给予中职学校一点点奖金。尽管中职高考培养1名考入普通本科院校学生的成本高、代价大,但具体到如“高考奖”这样功利性的名词当中,“职教高考”在地方政府的观念与实践中可以忽略不计。

现实之下,要进一步推进、完善职教高考制度建立,进一步扩大应用型本科招生规模,提高职业教育本科比例,吸引更多理论基础较强、实践技能突出的优秀中职学生进入职业教育本科院校,让数千万中职生和普通高中生一样享受到高考升学的“阳光大道”,打开职业院校学生的成长空间,这是对职业教育应有的尊重与肯定,是对中职教育就是就业教育的纠偏,也是增强职业教育吸引力最强有力的武器,有助于形成全社会共同推动职业教育改革向纵深发展的良好局面。从这个角度而言,中职生升学本科,职教本科应当再提高。